少女的精致兴趣需要花多少钱?我亲身经历的lolita陷阱

– 成 长 故 事 –

过去,我买衣服只花几百块,自从羽汐说800元以下的都是垃圾后,我省吃俭用,把三分之二的生活费都存来买衣服,还会买二手正版lo装。同为追求“正统”,群里还会有萌新借钱买衣服。但这种辛苦,在把照片发到群里炫耀的瞬间,就被抛诸脑后了。看着衣柜里满满的服饰,我不住地陶醉。

lo娘

前段时间,常去的奶茶店的墙上开了一个心愿版块。五颜六色的便贴上,一个女生写下的愿望吸引了我的注意:“希望能存够100万,买很多小裙子。”

我忽然被触动似的,一瞬间情绪上涌,但很快平静下来。同行的朋友也看到了那张心愿贴。

“现在买裙子的钱都这么贵了吗?”她很诧异。

朋友虽不是lo圈中人,但平常在我俩的互动中,她听我说得多了,也知道“小裙子”是圈中人对lo裙的爱称。

作为入圈多年的lo娘,我告诉朋友说,一入lo圈深似海,除了小裙子,还有其他陷阱等着lo娘掏钱。

lo裙

/ 1 /

我正式成为一名lo娘,是在2013年。

5月,热衷cosplay的舍友为参加夏日祭,斥巨资买了一套动漫和服,白色的内里和橘红色外衣,让我觉得很好看,登时产生好奇,当晚就查询起来。没想到,cos没让我感冒,一个顺藤摸瓜发现的舶来物却让我着了迷,那就是lolita(洛丽塔)。

服饰意义上的lolita和cos看起来相似,实际却不同。cos是对动漫角色的真人还原,而lolita却是一种服饰风格,或者说服饰文化,崇尚欧洲宫廷和洋娃娃风格。

lolita潮流下,因喜爱关注该风格服饰而聚集在一起的社交圈即为lolita圈,简称lo圈。相应地,该风格服饰(主体多为裙装)被称为lo装或lo裙,作lolita风格打扮的女性则自称lo娘。

lolita风格的衣服大多华丽,设计感强,用大片蕾丝、荷叶皱褶装饰,每套衣服都有自己的名字,还有专属的衬裙、腰带等小物。了解一点后,我一下喜欢起来,开始密切关注lolita,并难以克制地买了好几套服饰。

那天开始,无论上课还是逛街,我都穿着lo裙。虽然一整套服饰穿下来,过程复杂,费时费力,但我内心感到平和愉悦,觉得自己正在变得与众不同。

只不过,当时我没有lo娘朋友,对于我的喜好,仍有不少人表示难以理解。为获得更多信息,寻得同好,我加了许多相关组群。

没想到,刚进一个lo娘的主题群,一句循循善诱的话就吸引了我的注意:“穿lolita就是烧钱哦,如果什么人都能穿,lolita还有什么特别呢?”

lo娘

/ 2 /

这是一个百来人的本地群,由两类lo娘组成:一类是入圈不久的萌新(刚入群的新人),另一类是入圈多年的lo娘。虽然彼此并不相识,但大家整天在群里讨论买衣服的渠道等相关内容,很快就熟络起来。

没多久,我就发现群里的氛围并不总是其乐融融。

有萌新在群里发了张裙子的照片,我觉得甚是好看,谁知群里有人吐槽:“山寨裙也好意思发,丢不丢人?”一石激起千层浪,许多人紧随其后,喷得萌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我被这阵仗吓一跳,向认识不久的同好小丹问道:“不就是一条裙子,至于这么刻薄?”已入圈两年的小丹告诉我,群里的lo娘是分等级的。

lo娘所购得的lo装主要有三个来源,一是买山寨裙,价格虽低却是lo娘大忌;二是买国产品牌,价格在千八百元,平价却是正品,是最多lo娘的选择;三是直接从国外购买服饰,价格在几千上万不等。

来源等级分明,常有lo娘凭衣服恃宠而骄。

我有点不服:“买东西就该量力而行,难道群里很多人买得起大牌吗?”“确实有,”但小丹不愿多谈,“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在群里待了几个月,我总算熟悉了那第三类lo娘。她们自成群体,固定有十多人,经常穿洋装举办茶话会。照片上的她们穿着不重样的裙子,端着金边白瓷的咖啡杯,嘴角含笑,优雅得体,和我们这些穿lo装吃火锅的lo娘着实不同。大家都视她们为“高端lo娘”。

她们当中,一个昵称为羽汐的女生最常出现。身处高级,她在群里很有话语权,经常传授“正统”lo娘的规则。譬如,lo娘不该当“秃lo(不戴假发和发饰)”,不该穿lo裙却不化妆。

羽汐说:“既然喜欢,就要认真。参加优质茶话会,穿新裙子,别舍不得花钱。这是名媛的基本要求,也是对其他人的尊重。”

恪守原则的人总是容易让人信服,在羽汐的教导下,群里被疯狂买裙子的风气笼罩,我也卷入其中。

过去,我买衣服只花几百块,自从羽汐说800元以下的都是垃圾后,我省吃俭用,把三分之二的生活费都存来买衣服,还会买二手正版lo装。同为追求“正统”,群里还会有萌新借钱买衣服。

但这种辛苦,在把照片发到群里炫耀的瞬间,就被抛诸脑后了。看着衣柜里满满的服饰,我不住地陶醉。由于这一切也得益于羽汐的教导,我也为她追随欢呼,叫她“汐殿”“汐皇”,在群里应声相附。

没多久,或许我的主动让羽汐记住了我,竟添加我为好友,并私下卖给我两套lo装。我感恩戴德,表示要穿去聚会。

不想羽汐语带责备:“你怎么能随便参加聚会?正经的lo娘应该参加有质感的茶话会。”

我小心翼翼地答:“可那种聚会花销太大了,入场装束都要两千块以上……”

“都是正常要求罢了,”羽汐发来语音,声音温柔从容,“穿太普通的裙子才是不尊重呢。”

见我久久不回复,羽汐又说:“茶话会是每个lo娘的梦想,但有些lolita文化只在优质茶话会才能了解。比如,你知道茶话会的由来吗?”

羽汐告诉我,茶话会是对欧洲贵族下午茶的效仿。过去,英国贵族的午晚餐相隔很久,为了充饥,女公爵便在下午补充茶点,后来此举演变成优雅又不可或缺的社交形式。

羽汐循循善诱道:“所以,想当成熟的lo娘还是得花钱。只有在好的聚会上多接触高端lo娘,才能提高修养。”

lo娘

/ 3 /

没过多久,羽汐发布了圣诞嘉年华通知,号召大家向她报名。至于参加要求,不仅裙子价格要超过两千,还需另交六百元活动费。群里一时热闹非凡。

“好想参加!可是太贵了去不起。”

“想去汐殿的嘉年华!”

本应是忙碌的时刻,羽汐主动与我私聊:“嘉年华你会来吗?”我本就十分心动,这会儿更是感动,脑子一热,就出了肯定答案。

下定决心后,我开始着手准备着装。按照聚会要求,出席装束必须符合聚会主题。于是我熬夜苦找,终于在微博找到了一个靠谱卖家。这位卖家虽卖国牌,但质量上乘。我打算在店里买一套斗篷——斗篷是毛呢材质,有一个能遮到眼睛的大帽子。衣服是红色的,袖口衣摆饰以白色绒毛。再配上爱丽丝白裙,算得上符合圣诞主题。

要买下整套衣服,加上活动费,我必须凑齐三千块。我没有这么多钱,也不敢向家里要钱,所以得自己去挣。

为了尽快筹钱,我把自己所有服饰都整理出来。不常穿的全拿去卖二手,拿到了将近两千元。

那时校外许多美食店在招兼工,我周末到一家拉面馆兼职,从中午12点到晚上20点。虽然忙起来连续几小时不能休息,但好在工作简单,每月还有六百元收入。这样在圣诞之前,我又凑到一些钱。

当时我还找了份录入手稿小说的兼职,无奈熬夜干活,身体很快吃不消,于是我放弃了这兼职,向同学借了几百块,总算凑够了钱。

交活动费那天,羽汐很高兴,在群里把我要参加的消息发了出来。除了我,还有几个小萌新也报了名。群里一众羡慕之声,只有小丹惊异地问我:“你真要去她的嘉年华?”得到肯定答案后,小丹过了很久才回复我:“去看看也好。”

我觉得她的语气生硬,却又想不出缘由,便将这事抛诸脑后。

lolita

/ 4 /

因激动而失眠许久后,圣诞终于到了。

那天一下课,我就赶紧回宿舍,换衣化妆,忙活两个多小时才搭上公车,心里兴奋又紧张。我期待中的茶话会,就像羽汐说的那样,大家互相交流lolita文化,认识同好,氛围融洽。为此,我一遍遍练习着发言时要说的话。

和传闻中一样,羽汐的聚会与众不同。她把聚会地点安排在湖边的二层小别墅,近静谧树林。为了突出氛围,还有女生笑盈盈地在门外给我们派发小礼物。

进到屋内,我更叹为观止:屋里放着缠满星星灯的圣诞树,房顶飘满气球,欧式茶几上摆着精致的食物,每个角落都响彻圣诞的欢乐序曲。

我从没参加过这种派对,庆幸自己来得值,见了世面。

见我进门,羽汐从沙发上站起来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羽汐。她穿着lo裙,冲我招手:“过来坐,和大家聊聊天。”我心里一稳,正想跑去她身边,却看到她的周围已坐满了人。

这时我才发现,座位是精心安排过的:羽汐作为组织人,坐在主位,她两边的沙发依次坐着“高端”lo娘。萌新不能坐沙发,只能坐围在旁边的椅子,还需不时为她们斟茶。

“都一起聚会了,还搞群里那套等级?”这念头像瓢冷水,把我的兴奋浇灭一半。最终我坐在离羽汐最远的外缘,寻机插入话题。

高端lo娘们打扮华美,对圈内一些行为高谈阔论:“国内某些lo娘好土,穿小裙子配运动鞋,日本的就不会这样。”或是询问某个萌新衣服的品牌,在萌新回答后,轻描淡写地回道:“没听说过。”

看着眼前的景况,我下意识地看向羽汐。她正忙着聊天,偶尔令斟茶的萌新去烧水。看着精心打扮的女生神情空洞地提着水壶往外走,我顿感乏味,突然开始疑惑这场聚会的意义。

这时,一个女生回头问我:“你喜欢哪个日牌?”得知我不关注日牌,她惊讶道:“你不了解一下吗?”

我心里已积起不悦之情,便没好气地回道:“又买不起,了解来干嘛。”她难以置信地扫了一眼我的斗篷,说:“那你和我们根本没有共同话题。”

这时,我积攒了一晚的火气终于一下子蹿了起来——尽管我们穿了昂贵的lo裙、为参加聚会而日夜努力,但她们仍觉得我们低人一等,这是带有歧视的茶话会。

想到这一点,我不告而别。尽管我精心准备的发言没来得及说,也没和羽汐说上话。

路上我气呼呼地将这事告诉小丹,不想小丹回复道:“这已经不是她们第一次这么做了。”

原来小丹入群时就得知,羽汐她们家家境殷实,喜欢举办高级茶话会。

最初,她们从不许衣服不够贵的人加入聚会。但有一次,一位lo娘在办聚会时破例让几个萌新加入。没想到萌新叹为观止,不断服侍吹捧,让她们有了被簇拥的感觉。从这以后,她们渐渐在群里传递lo娘等级的观念,鼓励萌新冲进“高端圈”,以吸引后者参加聚会。

“同层次的聚会没什么意思,所以她们每次都放几个萌新进去,就是为了享受对比的快感。”小丹说,“其实不少lo娘都会凭衣识人,但明晃晃地把人分等级,满足自己虚荣心的做法,我也是头一次见。”我又想起了聚会上,几个萌新小心翼翼地为她们斟茶的样子。

后来我算了笔账,这次聚会有16名lo娘参与,其中5个萌新。每个萌新交600元,总共就是3000元。纵使羽汐她们一分钱不出,办聚会也绰绰有余。

lo娘

/ 5 /

不出小丹所料,事后有人向羽汐讨要说法,但羽汐并不承认,还指出我们的问题:“大家坐在一起,聊不聊得来是本事,这我怎么能帮?”

入圈两年就被骗,我对圈子失望至极,觉得就是因为lolita,我才变成一个被人忽悠的傻子。

一气之下,我把群屏蔽了,lo裙也全部收起来。圣诞斗篷的样子时不时从我的脑子里冒出来,但我觉得它不再纯粹了。

时光荏苒,一下就到2015年3月。当时系里迎来了专业风采大赛,班里必须出两个节目。我们班的歌唱节目已落实,时尚展示节目却一直不够出彩。这时,文娱委员对我说:“要是你能穿你那件斗篷,再贡献一套衣服,咱们节目就成型了。”

我有点措手不及,但也点头同意,没想到斗篷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得以重新展现于人。

那天的节目很成功,许多人关注起我的lo裙,以前觉得我奇装异服的同学也问起来:“好久没见你穿了,你怎么不穿了?”

突如其来的关注缓解了我对lolita的失望,也就在这一瞬间,我突然想起,在认识lolita的最初,我全然只是被它的美好所吸引。只是进群后,在某些诱导下,喜欢的心情才渐渐变成对高端圈的崇拜。

尽管我对lolita的态度发生过重大转变,但lolita这种服饰文化本身并没有错,喜欢lolita的我们也没有错,错的是那些利用我们的喜欢,诱导我们花钱,还把我们当成低端爱好者的人。

想明白这一切后,我顿感释然,终于又穿回了小裙子。我又开始慢慢攒钱,不定时地买些裙子。它们不贵,也不是所谓的高端款,但我非常喜欢。

我开始组织自己的聚会,认识新的lo娘朋友。和她们打交道,更让我坚信,lo圈只是热爱lolita服饰文化的人的圈子,它最大的意义只在于让穿着lolita的人欢喜,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。

(本文由作者根据当事人的口述整理。)

-END-

作者 | 星子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LO裙网 » 少女的精致兴趣需要花多少钱?我亲身经历的lolita陷阱
分享到: